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专题 > 安乡县人民医院对患者不负责,不讲医德

安乡县人民医院对患者不负责,不讲医德

2018-05-17 00:37

安乡县人民医院对患者不负责,不讲医德的做法请网友给予声援

我叫姚兴发,男,如今41岁,汉族,位置证号码43242219700808731X,系安乡电力局农电公司职工。

本人于2008年12月26日在安成沙河口船埠催收电费时被人居心毁损(镰刀砍伤脑后枕部,经法律签定为轻伤,有档案存县公安局和企业报送劳动局工伤申诉),当即由六角尾供电所送县人民医院就诊(有CT诊断申报,疾病诊断书,住院病案记录,出院记载等附件),经医治1月4日没有任何问题出院,按院方医嘱,元月16日返院复查CT扫描结论没有反常,恢复良好。

复查后我开始是有点后脑不舒畅,不长后就有时痛得脑壳欲裂,几近生计 没有法 自理,今年九月份我后脑部就缓缓隆起,产生一疱,痛得我坐立不安,没有食欲,没有睡眠,后化脓流水,医治不愈。

2011年10月11日本人实在没有法容忍痛疼和恶心头晕,又上人民医院查看(第四次CT扫描),CT扫描诊断(后脑枕骨内及枕部头皮内见条形金属异物),又住进了人民医院医治。

入院前院方通过前期诊断医治记录的复核,CT扫描前后对比,院方同步机构举行了相关人员出席的事故责任解析 会,感觉本身前期医治中确有手术责任,给予我后期没有偿医治,包孕再次手术均不收费的自理决定。

在住院医治的这段时间中,我回想起上次医治,院方在我的用度不够时(余几十百把多元),就喊停药,快去缴费,九天用了9千多,而这次不多问,不多管。上次医治消炎、清创,包孕毁损时被镰刀砍入后脑骨有破碎摧毁性骨渣均已经清除,而唯独给我留下创口内镰刀砍入头骨的断裂金属物无取出进行缝合(可见医治单),让我饱受三年痛苦和身心催残。这次医治用药也不多了,用钱也少了。

人没有完人,金没有足赤,医者怙恃心,这是德行。解析 责任,吸取教训,原则管理这是企事业正常进步的理性,院方对我前期的医治负有手术中未取出创口中金属物而导致毁损的医疗责任,但于今为止,我与院方屡次提出,给我上次医疗责任的解析 ,但院方多方敷衍,无推广。后我关系我的企业(电力局)平安管理上司人两次上医院配合协商处置惩罚我的后期医治和前期医疗责任允诺与要求,央求院方出示上次医疗责任解析 的院方会议记载,院方先认可出示,后被谢绝,院方只一味强调先住院手术医治,后处置惩罚事故纠纷,拒不出示责任担当允诺,我一没有凭,二没有据,要求院方先认可医疗责任。如今对人民医院这种不负责的推诿、敷衍和毫没有诚意的耍赖作法觉得气愤,本想为院方名誉不受影响和蔼协商办理,但在安乡人民医院如此不诚信的态度下,我考虑上有八十老怙恃,下有未成年儿女,身体受毁损后未获得及时、正确的治疗,导致身体衰弱,不易担当家庭生计 责任,如今院方又推诿耍赖,特发至网上,请网友评议,要求院方给个说法。